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反杜林論》中的生態觀及其新時代價值

作者:未知

  【摘 要】 本文闡釋了《反杜林論》的生態觀,分析了生態觀中蘊含的社會訴求,提出了《反杜林論》生態觀的新時代價值:遵循自然規律,實現和諧共生;推進綠色發展,解決主要矛盾;加大保護力度,實現永續發展。
  【關鍵詞】 《反杜林論》;恩格斯;生態觀;自然
  隨著工業文明的推進,大機器的轟鳴聲和煙囪的濃煙所伴隨而來的生態文明問題,在馬克斯、恩格斯所處的時代已經逐漸演化為尖銳社會問題。馬克思主義自創始之初就旨在闡明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抨擊資本主義剝削制度下勞動工人惡劣的生存環境和健康情況,從而希冀理想美好的“自由王國”圖景。因此,對于生態文明的關切自始至終都貫穿于馬克斯、恩格斯學說的始終,《反杜林論》作為“百科全書”式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著作,其中亦體現著恩格斯對于生態觀的部分論述,圍繞著唯物辯證地去認識自然、了解自然運動的發展著的規律。恩格斯強調在人與自然的關系命題上,主張要在能動地把握日月萬物的同時,敬畏自然的先在性;在尊重自然的前提下,實踐地將之打上人類活動的烙印。
  一、《反杜林論》的生態觀
  1、唯物辯證地認識自然
  在書中的概論部分,恩格斯就呼吁要將過往的非理性的陳舊觀念摒棄和廢除,讓“陽光照射進來”。恩格斯在人與自然界之間建構了一條彼此依存、生滅有律的內在聯系,他認為:“自然界同樣也有自己的時間上的歷史,天體和在適宜條件下生存在天體上的有機物中都是有生有滅的”。[1]以人與自然的關系出發,恩格斯在駁擊杜林觀點的同時也建構了自己生態觀的前設條件,即唯物辯證地認識自然、知悉規律。
  首先,恩格斯從古希臘哲學的自然觀出發,闡釋了“一切都在流動,都在不斷地變化,不斷地生成和消逝。”[2]從而得出了天地萬物、日月星辰都是處在無休止的運動中,運動是物質世界賴以存在的方式,而從靜止的狀態去考察和認識自然界,就是從死的狀態去考察。[3]借以此,恩格斯同時也抨擊了靜止的形而上學的自然觀。
  其次,從運動的角度出發,再繼以批判形而上學固定僵硬的研究方法的同時,恩格斯闡述了辯證法不同于形而上學的考察外物的方法,“本質上是從它們的聯系、它們的聯結、它們的運動、它們的產生和消逝方面去考察的”。[4]進而總結出客觀存在的交互性和作用,正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典故,揭示了自然界的聯系規律。
  從恩格斯運動、聯系的看待自然出發,形而上學孤立的、片面的、靜止的宇宙觀和自然觀受到了極大的抨擊。在此理論基礎之上,恩格斯也進一步闡述了人與自然關系的全新命題。
  2、自然先于人并孕育了人
  恩格斯在書中先拋出黑格爾辯證法的“磚”進而引出自然界聯系、發展的特性,以及要唯物辯證地去認識自然的態度之后,他開始建構起自己所理解的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并把這種理解視之為“自然觀的變革”。在全書的開篇概論,恩格斯梳理了從古希臘以來哲學史對于自然界的認識脈絡。而不論是以水、火等實在物為代表的樸素主義物質觀,還是近代機械物質觀都不能擺脫具體物的桎梏,馬克思主義則將物質與意識這一對范疇聯系起來,在對經典物質觀繼承和揚棄的基礎之上,重構了作為客觀存在物質的先在性范式,并以此作為其理論支點。
  首先,在自然與人的關系上指出自然是先于人而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存在,從而確證了自然物質的先在性意蘊。恩格斯在此書中抨擊杜林定義的人與自然的關系,稱之為“降神術的紊亂”,而強調自然的先在性,從而凸顯了自然的優先性,這也是恩格斯在辨析人與自然關系的立足點和出發點,進一步構建了馬克思主義的生態觀。
  其次,在確證自然界的先在性之后,恩格斯論述了人源于自然,與自然密不可分的存在狀態,從而進一步反駁杜林把人的思維活動與自然界一分為二,割裂來研究的錯誤做法。人從自然界中走來,并且一直在自然物質的環抱中繁衍生息,適應生存。人類的活動無時不刻的依賴著自然的供給,一方面,自然界為人類的生產生活提供直接的原始材料,起著勞動對象,勞動資料的職能。另一方面,自然界是人類生存的外部環境,執行著生態的功能。[5]
  3、自然界運行的規律性
  日有其晷,月含其虧。恩格斯在確證自然先在于人之后,又論述了自然界運行的規律性,并引證現代唯物主義的觀點予之輔助,“現代唯物主義概括了自然科學的新近的進步,從這些進步來看,自然界同樣也有自己的時間上的歷史,天體上的有機物種一樣是有生有滅的”。[6]從中可以窺見出,恩格斯通過先在性重塑了自然界的權威,同時又引證規律性,目的在于告誡人類依規律之尺度,遵循自然物質固有之常法。這對于資本主義大工業時代,人們對自然資源貪婪的掠奪和索取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人類在自然界面前,不能僅僅能動地開發掠奪自然資源,還應該看到自身的受動性以及自然界的規律性,在人類與自然界的和諧統一中,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二、生態觀中蘊含的社會訴求
  《反杜林論》中的生態觀既揭示了自然界運動、聯系、發展的實質,也厘清了人與自然的辯證統一關系。恩格斯借此出發,用生態觀的武器,批判了現實社會中資本主義大工業發展所帶來的諸多環境問題,以及資本主義制度壓榨下勞苦大眾惡劣的生存環境和堪憂的健康狀況,從而進一步揭示了人與自然的異化關系,表達自己對于理想社會圖景構建和期待的社會訴求。
  1、揭露黑暗:資本主義對生態的肆意鋪張
  《反杜林論》認為資本主義制度是導致人與自然之間關系緊張的制度根源。19世紀先進的生產工具促成了生產力的飛躍,資本家在日新月異的工業發展中露出貪婪的本性,加重剝削,對客觀環境過度汲取。對此現象,馬恩強烈的抨擊工業時代的生產樣態破壞了人與土地間的物質交換,使人類在消費食物、衣服之后,不能把消費掉的土地成分歸還土地,從而破壞了土地永久豐沃所賴以維持的自然條件。由此可見,正是在這種剝削的資本主義制度下,生態環境造成了惡化。也正是資本周始往復、盈產利潤的需要,為了追求利潤,可以不惜犧牲他人利益甚至是犧牲絕大多數人的利益,資本主義社會追求剩余價值的本性造成了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全球化時代,壟斷國家為一己之私,以生態作為承卸罪惡與壓力的工具,陸續向發展中國家進行生態殖民行為,掠奪發展中國家碧水藍天的生態資源,進而為其輸出金錢與利益。雖然低端產品供給的國家環境急劇惡化,但這絲毫不影響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攫取高額壟斷利潤;另一方面表現為,拒絕向發展中國家轉讓減排技術,事實便是不承認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權。   2、構想藍圖:社會主義對人價值的全面發展
  可以說,馬克思主義的生態觀賦予了自然生態以社會關切與訴求,從自然環境引申至政治制度。對殘酷黑暗的舊世界舊制度進行了無情的批判,從而構想了理想社會的圖景,在理想的國度,沒有經濟的壓榨、政治的奴役與生態的失衡,人們可以克服異化的表征,遵從本心的全面實現自我。馬恩對于理想社會的構想將客觀物質與歷史演進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側證了馬恩視角下自然與歷史的同一性,自然觀與歷史觀并生而相成,這體現了唯物主義的建構性和科學性。在馬恩的學說中,物質即包含人眼目觸所及的一切事物,而其周始運作自有其規律。因此,自然界與人類社會納入物質世界的范疇之中,其衍化、作用也具有其既定法則。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自然界的物質規律與人類社會的歷史發展規律,在這里實現了二律合一,統一于人類社會的物質實踐中。
  三、《反杜林論》生態觀的新時代價值
  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以來,我國的經濟社會取得了跨越式的騰飛,在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背后,卻埋下了犧牲環境資源,破壞生態平衡的惡果,在近十年產生了一系列危害人民健康的環境問題。在如何明晰自然環境的地位,如何對待生態環境保護與生產力發展,如何解決當下環境問題,實現永續發展等生態問題上,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在新時代汲取馬克思主義生態觀的正確理論,結合當下社會的主要矛盾,為當前以及今后生態文明發展指明了航向與道路。
  1、遵循自然規律,實現和諧共生
  恩格斯在書中抨擊和諷刺了杜林對于自然生命規律的解讀,“杜林先生想從比較狹窄的和嚴格的意義上來說明真正的生命的標志,結果提出了四個完全相互矛盾的生命標志。”[7]在此基礎上,他在要求人們對待客觀物體須尊重其生命的發展規律,人與自然具有相互依存的同一性以及自然界天體運行、日升月恒的規律性。因此,應正視與自然環境的關系,杜絕走污染——治理的錯誤路徑,“很多國家,包括一些發達國家,在發展過程中把生態環境破壞了,搞起一堆東西,最后一看都是一些破壞性的東西。”[8]基于此,推進我國的生態文明進程重在前期預估,多方保障,“按照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理念,貫徹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基本國策,”[9]保護自然即是保護人類自己,遵循自然規律即是遵循人類發展進步的規律。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這一新論斷,究其本質與源頭,必須遵從自然的先在性,遵循自然界的規律性,樹立對自然物的敬畏之心,確立物質第一性的基本理念,從而在實踐上進一步強調了建設美麗中國就是將人與自然二者聯結起來,認知規律,明晰規律,“人類只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10]才能與自然為友,功在當下,利在萬方。
  2、推進綠色發展,解決主要矛盾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國的生產力得到了巨大的發展,創造出了極大的物質財富,人民的住房更加寬敞明亮,膳食更加合理均衡,出行更加便捷高效。進入新時代,社會的主要矛盾也隨著我國生產力的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改變,人們日益訴求擁有更加潔凈的空氣、更加舒心的環境。因此在生產力發展的同時兼顧環境效益,實現綠色發展是新時代人民迫切的訴求和需要。良好的環境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同時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又會反哺生態,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鏈條,最終惠及人民群眾,增強人民的幸福感和對美好生活的訴求,進而解決新時代我國社會面臨的主義矛盾。
  生活之“美好”在當下遠非經濟富足,物質充盈,在新時代下還體現為人們在物質豐富的背后享用更加健康放心的五谷蔬菜,呼吸到更加愜意清爽的潔凈空氣,對美好生態環境的共同訴求,這些希冀共同形成了在新時代下,人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生態構件,同時也是我國發展生產力,攻堅全面小康社會的解題之匙,破題之法。
  3、加大保護力度,實現永續發展
  對于破壞生態環境而導致的近幾年所遺留下來的疑難問題,要攻堅克難,堅持綠色發展;對于生態惡化,環境問題突出的地方,要將生態環境問題納入管理制度化、體系化,“健全國家自然資源資產管理體制是健全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的一項重大改革,也是建立系統完備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的內在要求。”[11]因此,政府要將治理和保護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用治理將天變藍,把水變清,用保護增強美好生態環境的穩定性和持續性,讓綠水青山常在,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道路上,美好的生態環境是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的重要保障,也是社會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發展成果,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新時代我國發展的推動力和持續力。人在自然規律的運轉下,積極地取其之法,參其之道,實現人與自然共生共榮,和諧永續。
  四、結語
  恩格斯在其《反杜林論》一書中,通過對自然的描述以及人與自然關系的厘清,建構了自己的生態哲學觀,以此為理論依據,批判了資本主義社會人逐漸被市場經濟的金錢法則所異化驅使,從而自發自覺性被束縛、生態環境被破壞的現象。我國正處于努力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關鍵時期,對生態文明的訴求更加迫切,對實現每個公民獲得感、幸福感的滿足更加向往。通過梳理恩格斯生態觀的基本思想、重讀其對于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和社會主義的構想,對于當下走好新時代綠色發展道路,解決主要矛盾具有理論參考意義和借鑒價值。將恩格斯《反杜林論》中的生態觀以及理想社會訴求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相結合,既是時代的要求,也是經典的二次重生。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28.
  [2][3][4][6][7] 恩格斯.反杜林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19、20、22、24、82.
  [5] 杜秀娟.馬克思恩格斯生態觀及其影響探究[D].東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8.29-30.
  [8]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習近平關于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7.3+29-30.
  [9] 習近平.致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二〇一三年年會的賀信[N].北京:人民日報,2013-7-21.
  [10]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50.
  [11] 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507.
  【作者簡介】
  王 禎(1995—)男,漢族,陜西咸陽人,陜西師范大學2017級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eknkal.icu/4/view-14954209.htm

?
3d玩大小玩法译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