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國有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分析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進入新時期后,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增速超過世界平均水平,國企對外直接投資決策逐漸受到多方的更多關注。面對經濟全球化以及當前的國際形勢,國企必須全面分析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現狀和基本發展趨勢,構建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模型,找尋到適合國有企業自身的投資競爭領域,為國企“走出去”保駕護航。
  【關鍵詞】   國有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
  【中圖分類號】  F275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2-5812(2019)12-0115-02
  一、國企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現狀分析
  總的來看,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經歷了初期的孕育、中期的探索、發展期的穩步推進和近期的調整幾個階段。根據中國貿促會研究院2018年發布的《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戰略研究報告》,近10年,我國對外投資年均增長27.2%,2018年1—7月,我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累計實現投資652.7億美元,同比增長14.1%。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顯著增大了沿線國家(地區)與我國企業之間的各年度投資流量。國有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經過數年的結構化調整后,分布更加合理,結構日益優化,對外直接投資的發展方向也由資源獲取型向構建全球價值鏈和技術引導型轉變。
  二、國企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分析研究
  受世界經濟影響,2017年全球對外直接投資出現大幅下滑。進入新時期后,國內企業著眼于經濟全球化,“走出去”的步伐全面加快,面對經濟新常態,為了減少對外直接投資風險,國有企業需對所投資的國家進行戰略性分析,在兼顧投資策略差異性的同時,著重分析當前對外投資面臨的新形勢,減少由于破壞性競爭對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造成的影響。
  為此,企業需要從系統化的角度以長遠性的目光來重新審視對外直接投資。據《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8)》顯示,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重心將偏向歐洲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市場,特別是在基礎設施領域、能源領域、航路交通等領域的合作與發展將影響著企業資源的配置,多元化的投資調整和復雜的外部環境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國企投資者在目前特殊投資階段更需要格外重視最佳投資區位的選擇,唯有如此,才能全面助推國企對外直接投資的良性發展。國企在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時需關注如下競爭決策。
  (一)構建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模型
  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理論主要為兩類,一類是實物期權的基本理論,一類是傳統的投資決策基本原理。實物期權的基本理論排除了針對其他企業與該投資企業之間的博弈分析,而是集中于分析單一性的企業決策與企業投資對策,不必注重自身與其他企業之間的投資關聯性。傳統的投資決策基本原理依照企業投資領域的傳統理論思路,給出的各項投資決策都是可以確定的。一般而言,企業投資決策在根本上遵照凈現值的基本原理,對決策者而言,只需要給出相應的投資決策即可,而不必再去對其予以修正或者進行決策評估, 但從實際企業投資的視角來看,需要在原有的投資模型中適當融入不確定的多種投資條件。并且,重構投資模型還要參照實物期權的全新企業投資模式。因此針對跨國性的企業投資而言,全面優化現有的投資決策模型具有重要意義。
  具體在重構現有的投資模型時,關鍵在于將直接投資風險納入模型分析中,并且將其中的決策變量限定為多種要素的不確定性。通常來講,不確定要素主要涵蓋了初始投資條件、企業投資成本與未來市場價格。因此從實物期權的角度來講,企業在某個投資階段可以獲得的實際收益將會直接決定于上述各項基本要素。投資決策模型賴以存在的核心與基礎應當在于不確定條件,并且確保該模型能夠完全匹配市場競爭狀況以及壟斷狀況下的企業投資現狀。
  國企在構建投資決策模型時,首先應當假定為V的項目總價值,并且設計為I的項目投資總體成本。也就是說,對于沉淀成本應當將其表述為I。在此基礎上,企業針對V的項目價值以及I的沉沒成本探尋二者的最佳吻合點,并且將其作為最佳的投資模型假設。在建模過程中,企業將會用到項目價值的標準差、預期的對外投資增長概率以及投資增量等相關因素。對于模型分析來講,應當能夠確定其中的投資成本與項目價值,并且將不確定要素設計為未來的項目價值。
  (二)凸顯國企直接投資多元化轉型策略
  國企要獲取綜合競爭優勢,必須轉變傳統的投資方式,在對外直接投資中采取多元化的投資策略。
  關注協調溝通,健立投資信息領域的全新服務體系。當前國企對外投資需要應對多變性與復雜性更強的對外投資新環境,由于受到諸多因素的影響,對外直接投資決策風險的多種不確定性顯著增加,需要國企對自身投資行為帶來的多層次影響進行精確分析。由于不同的國家國情有別,突出表現為各國政局的波動性,國企需密切跟蹤投資所在國的某些政策變動,關注東道國當前的整體投資氛圍與投資環境,同時還需廣泛搜集現階段競爭國企業的信息,形成有效的風險規避系統,對于被投資的地區有必要重構企業現有的協調與溝通機制,達到切實保障我方權益。
  制造業范疇內的國企有必要維持自身特有的綜合競爭優勢,從而全面達到金融業整體投資水準提升的目的。國有企業進行對外直接投資的國家中,有一些國家或地區的基礎設施水平與經濟發展水平較低,尚未建立較完整的國內工業體系。但與此相反的是我國制造業優勢突出,因此,國企有必要在這些國家或地區重構建材行業、鋼鐵行業以及富余產能的全新投資布局,因為這些國家或地區能源與資源豐富,若能充分發揮企業現有的制造業獨特優勢,則可增加更多的投資點,逐步健全企業現有的投資信用體系,如此,國有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將會達到更高層次的投資便利性與金融服務性水準。
  非國有企業應增加海外投資份額。針對當前對外直接投資的整體建設情況,有關部門應摒棄單純扶持國有企業的片面思維,可針對非國有企業在適當范圍內予以更大的投資政策扶持力度。國有企業并非能夠適合于目前所有的海外投資項目,需依托多元化的海外投資主體,在對外直接投資競爭決策過程中,民營企業以及其他各類的非國有企業都應發揮自身的獨特優勢,創建多元化的全新對外投資模式。目前,某些國企海外投資項目虧損嚴重,若要在整體上達到優化全球資源配置的宗旨與目標,則需對跨國性的多種非國有企業開展全方位的培育,鼓勵其在更廣的范圍內開展對外直接投資。   (三)增強國企綜合性競爭實力
  國內企業自身如果不具備較強的競爭實力作為保障與支撐,即便參與了對外直接投資,也很難實現最優投資收益。國企應秉持如下的主要思路增強綜合性與整體性的企業競爭實力。
  首先是國企在進行投資東道國的選擇時應確保投資的科學性,準確評估企業自身的投資能力。國企要著眼于靈活選擇特定的對外投資區域,最好優先選擇經營經驗較為豐富并且整體實力較強的投資東道國。同時,國企還應逐漸整合現有的對外投資資源,做到緊密銜接國外市場和國內市場,唯有如此,才能擁有相對更強的盈利能力與經營效率,最終達到優化與升級企業自身結構的目的。
  其次是國企應當注重于風險管理和海外運營的綜合實力增強。進入黃金的對外直接投資期后,國企尤其需要具備更強的海外運營實力、跨國競爭實力和風險管理能力,只有這樣,才能夠保持國企對外投資的平穩狀態。就目前而言,國企有必要科學地評判當前海外市場基本動態,強化自身的組織管理、企業技術創新與培育全新市場的綜合實力。在軟實力方面,企業應儲備更多的后續力量,逐步達到健全企業管理體系的宗旨與目標,通過建立綜合性的投資風險評估體系,確保順利施行多種多樣的對外投資項目。
  最后是適度降低東道國對國內企業設定的投資壁壘,同時應強化建設更廣范圍的對外直接投資平臺。國企應遵照共贏與共建的基本思路強化不同國家間的企業協同與配合,同時更要嘗試建設更多的跨境產業區和經貿合作區域。東道國企業和國企間若能協調配合,國企不但可以積累對外投資的豐富經驗,而且還可以很好地融入當地社會,從而有效化解潛在的對外投資矛盾,規避投資風險,取得強化互信的良好投資效果。此外,國企通過建設全方位的企業投資平臺,將有助于投資壁壘的顯著降低和企業協作關系的不斷強化。
  三、結語
  隨著我國經濟的不斷發展,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中國企業將會擁有越來越多的對外投資機遇,與此同時也將會面臨更多的競爭。國內企業唯有轉變投資觀念,高瞻遠矚,放眼全球,建立全新的對外直接投資機制與對策機制,才能不斷增強國企的國際競爭實力,進一步擴大中國企業在海外市場的國際影響力。J
  【主要參考文獻】
  [1] 侯寶珍.“一帶一路”和BEPS視角下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稅收政策建議[J].會計之友,2017,(18):69-72.
  [2] 楊連星,張梅蘭.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與國內投資:擠出還是擠入?[J].世界經濟研究,2019(1):56-69+136.
  [3] 孔群喜,王紫綺.對外直接投資如何影響中國經濟增長質量:事實與機制[J].北京工商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112-126.
  [4] 邢天添.直接對外投資所得稅激勵:日本經驗與中國啟示[J].中國總會計師,2017,(2):127-129.
  [5] 司傳煜.民營企業對外直接投資方式的抉擇[J].財會通訊,2018,(35):19-23.
  [6] 王敏旋.關于浙江企業境外直接投資的幾個問題[J].上海立信會計學院學報,2018,(2):81-88.
  [7] 龐明川.歐債危機背景下中國企業對歐直接投資的財務風險[J].財務與會計(理財版),2012,(1):29-30.
論文來源:《商業會計》 2019年12期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eknkal.icu/2/view-14954471.htm

?
3d玩大小玩法译韩语